2022年6月89日:“高考结束请考生立即停笔……”回顾高考45年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代人的青春

人生不可重新走一遍,假如今天就是6月8日(9日),假如今天高考就结束,你会是什么样?

那一刻,“考试结束,请考生立即停笔…….”,心中弥漫的是一种不知名的情绪,高中生活就这样结束了,就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再见了,这些年盛放的青春。

那一天,当我们离开,一切都回到了我们来时的模样。那些曾经相伴的人,不会再整整齐齐地坐满一整个教室。毕业了,在这个夏天。

那一年,我们每天下晚修看到的都是同样的场景,昏黄的路灯,拉长的身影,偶尔遇到了路边还没收摊的阿姨,买上一个面包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一本又一本的参考书,练习册,我们曾经恨不得撕毁,却又掏钱买了一本又一本。

你再也不会,常常恳请别人帮忙带早餐;你也不会背着书包在铃声响起之前冲进教室,凌乱了自己。

你再也不会,上课忽然走神,想到好玩的事偷笑,或者幻想成功后的自己….然后忽然醒来,问同桌老师讲到哪里了。

你再也不会,在上课时闭上双眼,告诉同桌“老师来了叫我”。你同桌也不会,用手肘碰睡着的你,露出比你还紧张的表情。

你再也不会,在被老师抽起来回答问题时,小声问你的同桌“老师问的是什么”。

你再也不会,下别人睡觉的样子,拍下偶尔晴朗的天空,拍下你想要留住的瞬间…

你再也不会,喜欢一个人,却不靠近,却又在每个空下来的时间里想起。只求在最美丽的年华,遇见他(她)。

你再也不会,在堆得比自己还高的书旁挑灯夜战,心中无数次痛骂中国的教育体制,又按捺不住澎湃的梦想。

你再也不会,和你的朋友,细细数着毕业后要做的事,兴奋地说要去某地旅游,想考什么大学,要买某件衣服……

你再也不会,在上课时看窗外的树,看树的颜色随四季变化,从脆弱的嫩绿到随风飘扬,那是光阴的翅膀。

三年,一段充满泪水与汗水交织的时光,无奈过,伤心过,哭过,恨过,惆怅过,但依然幸福更多。回首时的嫣然一笑,覆盖了那些曾经清晰的疼痛,怀念吹走了所有伤怀。

同样的教室,坐在里面的是陌生的他们。后来之人,在以他们的方式,演绎与我们相似的青春。

校园的墙,束缚了我们一千多个日子。却在复杂偌大的世界上,为我们围起了一个单纯安全的天地,远离了金钱欲望。这里有,最单纯的感情,比天还辽阔。

岁月静好,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当我们走出校门那一刻,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成长。从此以后,离别让我们天涯海角!

沧海桑田之后,我们都会拥有各自的生活。但无论我们贫穷富贵,无论我们在世界哪一个角落,我们都会在寻找从前的自己时露出最真最柔和的表情。曾经,那些遥不可及的梦想,那些怦然心动的瞬间,那些关于永远的天真誓言,那些阳光下奔跑的身影,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追逐,在记忆里循环播放,一遍又一遍。

有一天,我们各安天涯。有一天,我们也不再年轻。这些年奇妙的时光,便会美好地让人心疼。我们,也许会静静地躺在椅子上,慢慢地,给我们的子孙,讲述属于我们的故事“那一年,青春真好….”有一天,这世上不再有我们,我们会带走我们所有的往事。

我们都曾有过一张天真而忧伤的脸,手握阳光我们望着遥远。不管时光如何流转,不管浮华虚名如何蒙蔽世人,愿我们,永远记住刚走出校门的自己,永远做最真的自己,幸福不是我们终点,是我们的每一天。

回到现在,想想2022年6月8/9日,停下笔的那一刻,你希望自己是怎样的,这一刻就请你怎样的加油。

1977年,中断了11年的高考正式恢复,给数千万困苦彷徨的青年带来了希望,改变了一代人以及今后几代人的命运。

当年8月,刚刚复出的同志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作出于当年恢复高考的决定。同年10月12日,国务院正式宣布当年立即恢复高考。

1977年冬,参加高考的考生有570万人,父子/师生/夫妻同时考试的大有人在,年龄最大的37岁,而这也是唯一一次在冬天举办的高考。

当年,全国大专院校录取新生27.3万人,录取率还不到5%,次年春天入学。

1978年夏,高考考生增至610万人,录取40.2万人,录取率提高到6.6%,次年秋天入学,两次仅相隔半年。

值得一提的是,1977年高考第一位女状元,名叫刘学红,其作文《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被当作范文刊登在《人民日报》,最终被北京大学录取,该文文笔细腻,感情真挚,一时广为传诵,引起轰动。

刘学红得到高考恢复的消息是在10月份,此时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且当时很难找到复习资料,学习条件更是艰苦,而且作为知青,白天还需要到地里干活,晚上才有时间复习。

1970年6月27日,中央出台了《关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华(招生)试点报告》,各地参照执行,全国各大院校开始恢复招收“工农兵大学生”。

▲ 所谓工农兵大学生,就是从出身工人、贫下中农、战士和青年干部中选拔,不用考试,也不限年龄,仅凭组织上推荐,即可入学。

▲ 中央人民银行长、作家贾平凹、梁晓声、央视主持人敬一丹、社会学者李银河、企业家王石等都曾是工农兵大学生。

▲ 1977年8月4日,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了由33位全国各地的著名科学家、教授以及科学和教育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座谈会,决定恢复中断10年之久的高考制度。

1977年10月,《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高等学校招生进行重大改革》,宣布恢复高考,全国上下一片欢腾。

在很多回忆中,众多知青不约而同地用杜甫那句“漫卷诗书喜欲狂”形容当时的心情,因为它给了所有人新的希望。

▲在复习时间只有一个多月的情况下,很多人白天工作,夜里点起煤油灯,拾起那些荒废已达十余年的功课。电影《高考1977》再现了这一场景。

▲ 1977年12月7日,北京市高考第一天。那年高考由各省分别命题和组织考试,北京市考试共3天。谭老师地理工作室综合整理

▲ 1977年,在北京,参加高等学校入学考试的青年正在认真答卷。高考之门终于开启。在这个历史的拐点上,许多人的命运改变了。

▲ 现任国务院总理(上排右一)和他的同学们。他也是在这一年参加了高考并被北京大学录取。

▲ 1978年春,北京大学迎来恢复高考后录取的第一批新生。1978年高考,全国首次实施统一命题,分省录取。自此,分省录取的制度基本沿用到现在。

▲ 上世纪80年代初,上海图书馆门口常见的景象。包括高考考生在内的学生,排队等图书馆开门,为的是抢个阅览室靠窗的位子。他们穿的大多是军便装、中山装、两用衫;背着帆布书包,脚蹬上海流行的765皮鞋。

▲ 1982年7月6日,北京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张筑生,顺利通过论文答辩,成为北京大学第一个通过博士论文答辩的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

▲ 1983年6月,北京王府井新华书店,抱着娃娃的年轻父母前来买各类课本或参考书。“文凭”开始变得更加重要,许多文革中耽误了学业的回城知青,不得不肩挑生活和补学历两副重担。

▲ 1984年,英语正式成为高考科目。图为1984年,上海高校的研究生在联谊活动上的“英语角”用英语热烈交谈。

▲1985年教育部规定:可以从参加统一高考的考生中招收少数国家计划外的自费生。一向由国家“统包”的招生制度,变成了不收费的国家计划招生和收费的国家调节招生同时并存的“双轨制”。图为1986年农历正月初一(春节),上海,恢复高考后求知的年轻人,图书馆自修室内座无虚席。

▲ 1994年,湖北三峡坝区三斗坪镇东岳庙村黎开英的儿子望军在全国高考中,以651分的好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乡亲们纷纷来到他家祝贺,望军不停地给大家夹菜以示感谢。

▲1996年中国高等教育试行并轨招生,高校学费开始增加。1997年高校全面并轨,学费年增长幅度达到了30%,甚至50%。图为1998年6月,河北遵化,备战高考倒计时。冲刺阶段,封闭式教学,至夜晚9时才下学。

▲ 1997年有二百八十万高中毕业生参加全国高校入学统考,“陪考大军”中的一位母亲向走出考场的女儿递上饮料。

▲ 1997年7月28日,西安发榜了,许多高考生落榜。国家办的大学数量有限,社会办学的大学包括民办大学便应运而生。这是咨询会上,替儿子选学校的父母。

▲ 2000年普通高校试行“春季招生考试”,北京考区为千余名考生设置了54个考场。这是北京大学附属中学考场的考生参加语文考试。

▲ 2003年教育部批准首批22所高校开展自主招生试点。作为一种新的选才方式,自主招生的试点范围不断扩大;类型逐渐增多,有“自主组织测试”“校长实名推荐制”“自主招生联考”等形式。

▲ 2003年6月7日,考生在山西省实验中学考点答卷。从这一年开始,高考考期从7月提前至6月。

▲ 2007年6月8日,在武汉市首义路39中学高考点,一位考生赶到考场,被告之迟到4分钟,不能进场,无奈母女二人在考点外痛哭。

▲ 2008年7月3日,四川地震灾区延期高考举行,德阳人民医院的“病房考场”内,4名东汽中学考生正在填写答题卡。

▲ 2012年6月7日,南京市雨花台中学高考考点入口处,高考考生们正在依次进入考场。高二年级的学弟学妹们打出事先准备好的助威牌,为高三学长们加油打气。其中一句助威口号是考过“高富帅”战胜“富二代”。

▲ 2012年6月25日,湖北省恩施市来凤县,4名身穿校服的小伙子合力扛起一块大幅“喜报”,一名胸戴大红花的男生穿过天窗站立在一辆黑色轿车中,紧随其后的是数十人组成的腰鼓队,闹市区行人纷纷驻足围观。据悉,杨元以668分的高考成绩,成为全县以及恩施州的理科状元。

▲ 2013年3月20日,中国美术学院阅卷教师正在给考生试卷评分。当年有8.5万余人报考中国美院,而本科生招生名额只有1700名。

▲ 2014年临考前几天,四川巴城部分学校考生用撕书扔书的方式释放压力,迎接高考。

▲ 2016年6月7日,在山东枣庄市台儿庄区一高考考点,交警“爱心服务车”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为考生服务。当日,2016年全国高考拉开大幕。据教育部统计,当年全国高考人数共940万人。

▲ 2016年6月7日,在湖北省秭归县第二高级中学考点,考生们相互鼓劲加油。

▲ 2016年6月7日,在广西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民族高中考点,考务工作人员李诚在监控室监控。

▲ 2017年5月15日,甘肃天水,高三考生复习备战高考。距离2017年全国高考只有20多天的时间了,十年寒窗的莘莘学子,即将走上考场。教室内的条幅上写着“逆风的方向,更适合飞翔”

▲ 2017年6月5日,安徽六安,被称作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毛坦厂中学校门外,万名家长与居民夹道欢送今年的高考考生们奔赴“前线”,以至于当地需要出动警车为送考大巴开道。

▲ 让无数考生闻风丧胆的“数学帝”葛军,考哭了52万江苏考生,朋友,你曾经经历过高考数学的绝望吗?

▲ 高考期间(6月7日至9日),考点周围500米范围内的建筑工地全天禁止施工作业,一旦发现违规产生噪声的施工行为,最高可处以3万元的罚款。

▲ 靠近考点的地铁车站,饮用水可以随时索取,紧急情况可以使用绿色通道快速通行,考生需要紧急赶路的考生,可以向民警求助警车送考。

▲ 考点周围道路还设立禁鸣、临时绕行等交通标志,,相关区域实施临时交通管控,保证听力考试有一个安静环境。

▲ 多少个日日夜夜并肩作战,一场考试后也许再也聚不齐。说好考完一起通宵一起嗨,有些人,却选择默默离开。那一别,也许就是最后一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