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这位爱出“魔鬼高考题”的人获奖了!你认识吗?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新课标高中数学(苏教版)教材编写组核心成员,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

曾任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学校校长,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现任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多次参与江苏高考数学卷命题,且因“试题难度大”而被称为“数学帝” 。

1991年9月,在第七个全国教师节期间,根据项武义教授夫妇和谷超豪院士、胡和生院士夫妇的共同倡议,由复旦大学、上海市教育局、上海市中小学幼儿教师奖励基金会联合发起设立“苏步青数学教育奖”。

目前,“苏步青数学教育奖”是在国家教育部的支持下设立的国内第一个奖励从事中学数学教育工作者的奖项,也是我国中学数学教育界最高奖。

2003年,葛军参与江苏高考数学命题工作,江苏数学全省平均分68分(满分150分)。

2010年,葛军参与江苏高考数学命题工作。当年江苏数学平均分83.5分(总分160分)。

2013年,葛军参与安徽高考数学命题工作,理科平均分只有55分左右(满分150分),导致安徽省一本分数线分。

字里行间透露着葛军命制的高考数学卷的最大特点——试题难度大,考生考分低。因此,才会流传另一个段子:凡是葛军参与的高考数学卷的命题,考完数学卷后,90%的女生是哭着出考场的,男生则是撕书砸东西。

对于上述传闻,葛军曾对媒体记者澄清说,“这是一个大冤案啊,却没有人站出来加以澄清,甚至连一些基本的事实都被(传闻)掩盖。”

我是葛军,就是大家说的所谓“爱出变态”高考题的那个葛军。每当高考数学试题难,就要把我推出来“吊打”一番,说正是我出的题,超难,为难了广大考生。

我想说,这是一个怪现象(其实是一个大冤案)。我郑重声明:我没有参与2019年全国高考数学的命题。

我只参加过2004年、2007年、2008年、2010年江苏省高考数学卷的命题工作。除此之外,都是谣言。我没有参与过任何一年高考全国数学卷的命题工作,也没有参与任何江苏以外省份的高考命题工作。

高考过程中,拿到考卷,发现考题与自己平时所做的不太一样,甚至感觉有点难、不会做,考生们会产生恐慌,甚至失落,我很理解这种心情。因为考题的难易程度涉及到考分,涉及到排名,最终会影响大家的高考录取结果。每一分都很关键。一旦高考的排名与自己平时的排名有落差,大家就会产生抱怨的情绪,这种情绪需要发泄,需要有人来背锅,不知为什么,我就成了那个“背锅侠”。从这个意义上,我也是一个高考的“受害者”(苦笑)。

但话说回来,现在的高考数学考试,是越来越难了吗?我觉得并没有,反而可能是越来越容易了,才导致区分度低,使得每一分的重要程度加大了。严格来说,每一年的高考题,都不会超纲。因为高考命题是由一个团队来完成的,既不可能由一个人决定考题的难易程度,也不可能让难度超纲的考题出现。

高考的事情很复杂,希望大家不要再将关注焦点放在高考的命题人身上。我本人也不希望成为高考题的“符号”,每年6月,都被拿出来点评关照一番了。谢谢大家。

从2021年起,江苏实施新一轮的高考改革,主要模式是“3+1+2”。其中“3”是指统一高考的语文、数学、外语3个科目;“1”是指考生在物理、历史两门选择性考试科目中所选择的1个科目;“2”是指考生在思想政治、地理、化学、生物4门选择性考试科目中所选择的2个科目。

2021年起,语文、数学、外语3门统考科目采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根据教育部规定,选择性考试科目由各省自行组织命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